当前位置:绿色生活网 > 这本书能让你戒烟 >
戒烟网

第25章吸烟者的类型

这本书能让你戒烟 / 12-23 / 绿色戒烟网 jianlw.com

  重度吸烟者经常会羡慕轻度吸烟者。他们会说:“告诉你,我一个星期不吸烟都没关系。我其实并不在乎。”我们会想:“要是我能像那样就好了。”不过别忘了,即使对于轻度吸烟者,吸烟同样不是享受。记住:

  没有人是自主选择成为吸烟者的,无论程度轻重;

  所以:

  所有吸烟者都觉得自己很愚蠢,所以:

  所有吸烟者都需要自欺欺人,为自己的愚蠢寻找理由。

  我狂一热一爱一好高尔夫球的时候,经常跟人吹嘘我打球有多么频繁。那么吸烟者为什么要吹嘘他们用不着经常吸烟?如果这值得吹嘘的话,那彻底戒烟不是更好吗?

  “我的皮肤重新变好了!脸上再也不会感觉干干的,也没有青春痘了,只有干净的、柔软的皮肤!焕发出健康的光泽!我几乎无法相信,我的脸颊又恢复了红一润!”——黛比?S

  假如我对你说:“告诉你,我一个星期不吃一胡一 萝卜都没关系,我其实并不在乎。”你肯定会觉得我脑筋有问题。如果我一爱一吃一胡一 萝卜的话,为什么要强忍着一个星期不吃?如果我不一爱一吃一胡一 萝卜,为什么要说这种话?所以当吸烟者说“我一个星期不吸烟都没关系”的时候,他其实是想让自己和别人相信,他并没有任何问题。不过如果真的没问题,他就没必要说这种话。他的真正意思是:“我强忍着一个星期没吸烟。”同其他吸烟者一样,他情愿一辈子再也不吸烟,但他又误以为吸烟是一种享受,所以最多只能忍一个星期。

  所以,轻度吸烟者的烟瘾其实比重度吸烟者更重:他们更相信吸烟是一种享受,而且戒烟的理由也不够充足,因为他们浪费在吸烟上的钱相对较少,健康遭受的损害也较小。

  记住,吸烟者从吸烟中能得到的唯一“享受”,就是尼古丁戒断症状的暂时缓解(小小我非常赞同这句话)。我已经解释过,这绝不是真正的享受。把烟瘾想象成身上某个地方发一痒,只不过感觉非常轻微,你通常意识不到。

  既然发一痒,你自然会想去挠。随着身一体的适应,尼古丁对你的刺激越来越小,于是“挠痒”的需求也越来越大,你巴不得能随时处于吸烟状态。

  然而有三个因素阻止你这样做:

  1.金钱。大多数人买不起这么多烟。

  2.健康。为了缓解戒断症状,我们必须承受焦油等有害物质的毒害。身一体的承受能力并不是无限的,所以吸烟的频率也有上限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连续吸烟。

  3.自我约束。这是由社会观念、吸烟者的生活和工作环境、亲友以及吸烟者自己共同决定的。究竟是吸烟还是戒烟,每个吸烟者头脑里都会反复斗争。

  我曾经是个连续吸烟者。我不清楚别人怎么能每天只吸10支或20支烟。我知道自己的意志力其实很强,但我从来没想过,大多数吸烟者承受不了连续吸烟对身一体的损害。那些每天只吸5支烟的人,有的是因为身一体较为虚弱,无法承受超过5支烟的毒害;有的是因为买不起更多的烟;有的是因为工作和生活环境、亲友或自己的态度等原因,才没有吸更多的烟。

  这里我会顺便解释几个概念。

  非吸烟者:从未掉进过烟瘾陷阱的人。非吸烟者不要自鸣得意,因为他们只是碰巧没有染上烟瘾而已。所有吸烟者在成为吸烟者之前,都不相信自己会染上烟瘾,而某些非吸烟者偶尔也会尝试吸烟。

  轻度吸烟者:轻度吸烟者可分为两大类。

  1.尽管已经染上烟瘾, 自己却没有意识到。这样的吸烟者并不值得羡慕,他们很有可能成为重度吸烟者。记住,所有酒鬼都是从偶尔贪杯开始的,烟鬼也是一样。

  2.曾经是重度吸烟者,经过减量法戒烟变成轻度吸烟者。这样的吸烟者最为可怜。这一大类又可划分咸几个小类,需要分别加以评论。

  “每天五支烟”型吸烟者:如果他真的享受吸烟的过程,为什么每天只吸五支烟?如果他并不享受,又何必要吸烟呢?记住,吸烟并不是习惯,只是 为了缓解毒瘾戒断症状。“每天五支烟”型的吸烟者,每天只有五次机会缓解戒断症状,每次不超过—个小时。余下的时间里,他都要忍受毒瘾的折磨,尽管他自己意识不到。他每天只吸五支烟,或许是因为买不起更多的烟,或许是担心吸烟有害健康。要说服他相信吸烟并不是享受,比说服一个重度吸烟者要难很多。任何尝试过减量戒烟法的吸烟者都知道,这种方法非但不能戒烟,而且还是最痛苦的折磨。

  “只在上午或下午吸烟”型吸烟者:每天有一半的时间,他需要忍受戒断症状的痛苦,另一半时间则都在毒害他自己的身一体。如果他真的享受吸烟的过程,为什么不整天都吸烟?如果他并不享受,又何必要吸烟呢?

  “半年吸烟,半年戒烟”型吸烟者:他的一贯观念是“我只要想,随时都可以戒烟,我已经成功过许多次了。”如果他真的享受吸烟的过程,为什么一年有半年戒烟?如果他并不享受,为什么一年有半年吸烟?实际上,每次戒烟时,他摆脱的只是生理上的烟瘾,并没有摆脱心理上对吸烟的依赖。他没有意识到吸烟是洗脑的结果。每次他都希望能一劳永逸,永远不用再吸烟,可每次又都以失败告终。许多人都羡慕这样的吸烟者,认为他们能够控制自己的烟瘾,想吸烟就随便吸,想戒烟就可以戒掉。实际上,这样的吸烟者完全没有任何控制权。吸烟时他们希望自己戒烟,戒烟后他们又渴望着吸烟。他们永远无法满足。事实上,这样的论断对所有吸烟者都成立。只有当某种因素组织我们吸烟时,我们才会把吸烟当成一件好事。吸烟者永远得不到享受,因为所谓“吸烟的享受”只不过是一种幻觉。摆脱幻觉的唯一方法是戒烟,从生理和心理上摆脱烟瘾。

  “只在特定场合吸烟”型吸烟者:没错,我们开始吸烟时都是这样的,但是很快,任何时间和地点都会成为“可以吸烟”的 “特定场合”。

  “我已经戒烟了,只是偶尔还会来上一支”型吸烟者:他同样没有摆脱对烟瘾的心理依赖。他有可能一辈子感觉失落,相信戒烟意味着失去了很多东西,也有可能把“一支烟”变成两支,三支,重新走上吸烟之路。他们就像处于滑一溜溜的陷阱边缘,唯一的可能一性一就是往下滑。他们会重新跌回陷阱里,只是迟早的事情。

  除此之外,轻度吸烟者还包括两类。第一类是那种为了应酬,不得不在某些社一交一 场合点上一支烟的吸烟者。这样的人其实属于非吸烟者,他们完全没有“吸烟是一种享受”的幻觉,只不过是想与身边的人保持一致。我们染上烟瘾之前都是这样的。下一次在社一交一 场合,有人分发雪茄的时候,注意观察那些吸烟者。过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表现得坐立不安,巴不得手上的雪茄早点熄灭,即使是重度吸烟者也是一样。雪茄越贵,越长,他们的反应就越严重——该死的雪茄仿佛能烧一晚上

  第二类则相当罕见,事实上,在我所帮助戒烟的数千人中,这一类吸烟者只占十几例。我会用最近发生的一个例子来说明。一位女士打来电话,预约我的个人咨询服务。她是一位律师,有12年的吸烟吏,每天不多不少,恰好两支烟。她表现出了非常强的意志力。我向她解释,个人咨询的成功率并不比群体咨询高,而且只有对身份特殊、会影响群体咨询效果的戒烟者,我才会提一供个人咨询服务。她开始哭,最后把我说服了。

  咨询费非常昂贵。大多数吸烟者都不会理解她想戒烟的原因,他们宁愿付出双倍的咨询费,只要能达到她的“每天两支烟”状态就够了。他们以为轻度吸烟者的生活比重度吸烟者更快乐,事实却往往不是这样。在这位女士的例子中,她的父母都在她染上烟瘾之前死于肺癌。像我一样,尝试第一支烟之前,她电对吸烟充满了恐惧,而且她也特别讨厌烟味。与我不同的是,她并没有成为一名连续吸烟者。

  我已经多次解释过,吸烟能提一供的唯一“享受”就是暂时缓解尼古丁毒瘾,满足吸烟者心理上对吸烟的依赖。吸烟本身十分痛苦,绝没有任何值得享受之处。所以,吸烟者只有在一段时间无法吸烟之后,才会感觉到对吸烟的渴望。这就与生理上的饥饿一样,你饿得越久,最终吃到东西时的感觉就越好。只不过,对吸烟的“饥饿”主要是心理上的。很多吸烟者都误以为吸烟是一种习惯。他们想:“如果我能管住自己,每天只吸若干支烟,或者只在特定的场合吸烟,那我就会逐渐适应新的习惯,之后还可以进一步减少吸烟的量。”你一定要清楚,吸烟根本不是习惯,所以也不能用这样的方法“改掉”。吸烟是一种毒瘾,人一体 对毒瘾的自然反应是摄入更多的毒一品 ,如果没有及时摄人,就会出现戒断症状。即使你只是维持现在的吸烟程度,也需要相当程度的意志力,因为随着你的烟瘾越来越重,对尼古丁刺激的依赖一性一也会逐渐增。吸烟会摧毁你的健康和意志,让你丧失信心和勇气,越来越难以忍受两支烟之间的间隔。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只有在染上烟瘾的早期,我们才能“控制”吸烟的量;为什么因为得了感冒而停止吸烟,我们不会感到难受。感冒是一个正当理由,不会触发我们心理上对吸烟的依赖。这样也解释了为什么我当年虽然并不认为吸烟是一种享受,却还是每天连续吸烟,尽管每一支烟都是生理上的折磨。

  不要羡慕那位女士。如果你每过12小时吸一支烟,就会觉得那支烟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。那位可怜的女士12年来一直处于内心的矛盾中,一方面无法戒烟,一方面又因为恐惧而不愿增加吸烟的量。每天20多个小时,除了吸烟的那几十分钟之外,她都得抗拒香烟的诱一惑。若不是她意志力很强,根本不可能坚持这么久,所以她才会在电话里开始哭泣。按照正常的逻辑,吸烟要么是一种享受,要么不是。如果吸烟真的是享受,那为什么要等上一个小 时,一天,一个星期?为什么等待过程中,你没法享受别的东西?而如果吸烟不是享受,那为什么要吸烟呢?

  我还记得另一位“每天五支烟”型的男士。电话里,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卡尔先生,我只希望在死之前能成功戒烟。”他是这样描述自己的:

  “我已经61岁了,因为吸烟患上了喉癌。现在我每天最多吸五支烟,再多喉咙就受不了。”

  “过去我睡眠质量很好,但现在夜里经常醒来,每次心里都惦记着吸烟。就算在睡得着的时候,我梦见的也是吸烟。”

  “我的第一支烟必须等到十点钟。我五点钟就起床 ,一杯接一杯地喝茶。我妻子大约八点起床 ,因为我脾气太坏,她不允许我待在宅子里。我只能去一温一 室散步,满脑子都想着那支烟。到了九点钟,我开始掏出烟叶自己卷烟,动作故意放得很慢,因为卷快了也只能等着。等到十点的时候,我的手会不自觉地开始颤一抖。我一般不会马上把烟点燃,免得再等上三个小时。矛盾了很久之后,我会点燃烟卷,一抽一一口,然后立即把烟卷熄掉,这样一支烟可以一抽一上一个小时。我把整支烟卷吸完,然后开始下一轮的等待。”